朝祁芊月@萩原の女💚大外聖生💚

--请点开--

头贴图源:
Lofter@疏影暗香

封面图源:
监狱少年游戏截图

QQ欢迎扩列:2934984024(再跟我说声你是谁w)

【萩松】好啊

阅前:
1.OOC抱歉。
2.全捏造,是个不怎么开心的虐文。
3.多对话注意。
4.以上都没问题就开始啰。

那天之后,松田经常在思考一个问题:
「如果那时有回应他,那么一切,是否会不一样?」
可惜没有如果。
第一次回应,是在他的墓碑前。

——
「松田くん你怎么了?我帮你擦药吧!」

松田以「奇怪欸我跟你很熟吗?」的眼神打量萩原,站起身然后拍去身上灰尘,就径自回寝室。徒留萩原愣愣地站在天台。

回寝室后,松田翻出医药箱给自己上药。刚刚不接受那人的善意有很大的原因是他自己来就可以弄得很好。
但今天,有点不一样。

「嘶——!」松田表情狰狞。 「降谷那小子下手真够狠的……。」
很快地,他发现只有自己是不行的。
他看不到背部。而且更惨的是,每当试图以手去「探索」伤口时,总会拉扯到受伤处,而每拉扯一次,除了痛觉,更有汨汨鲜血在他的背恣意流淌。他不能去健护室——伤成这样,肯定会被质问。届时自己和降谷都难逃处分。

有个异想天开的想法在脑内成形,但随即被理智掐熄。
「那人应该不在天台了吧……?」

眼下最稳妥的办法,是跟室友求助。
连拨两个都无人回应,最后一个好不容易接了,但却在忙。跟他说明自己的急迫性后,他沉吟了一会儿说:「不然我叫我同学去帮你?他人挺不错的。」

「叩叩叩。」
意想不到的脸庞出现在门后。对方显然也挺讶异,不过旋即恢复笑容。 「我听景光说你伤的很严重。」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我叫萩原研二,请多指教。」

——
从警校毕业后,他们俩进入警视厅警备部机动队的爆裂物处理班。

一天。

「松田,」萩原清咳几声。 「我们结婚吧?」

「……。」
一阵名为「尴尬」的气氛笼罩两人。

「没、没事,随口说说而已,别当真哈!」

——
『呵,我要是死了,你就替我报仇吧! 』

「好啊,这个仇,就由我来报——。」

【完】

丢个礼拜日和朋友开的脑洞

【沙雕】如何用正确姿势发牢骚

太过真实。

蓝受,香菇。


黑羽霞子:

自己关起门来随便写的,调侃而已,Lof我还是爱你的
    同人村小,要是哪家发生了什么大事,邻里乡亲几乎都知道,那天村东头就新盖了一间房子,搬来了一户人家,说是叫LOFTER。隔壁的贴吧和微博都议论纷纷的,躲在屋后头看着这人把行李搬了进来,但毕竟将来都要做朋友,大家还是热情地问候了她。


    这LOFTER独居了一阵,领养了一个孩子,叫她写手,平日里对她也挺好的,没事还给她买点玩具,热度、推荐、评论,一个不落地给她玩。写手也很高兴,但是这份快乐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LOFTER就天天瘫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边喝着肥宅快乐水一边抠脚剔牙,饭也不给她做了,玩具也不给买了。


    “Lof……” 写手哭丧着脸扯着LOFTER的袖子,“我想要评论,给我买评论嘛……”


    “你要那玩意干啥。” LOFTER的电视剧正看到一半,不耐烦地挥着手赶她快走,“不是有热度吗?玩热度去,别捣乱!”


    “你总是只给我热度!从来都不考虑均衡发展!” 写手说到痛处眼泪竟开始往下流了,“就算攒到三百的热度,评论也只有十几,一半还都是我自己回复刷出来的,我有的时候真的感觉世界上只有我自己在玩,都没有什么人理我的。”


    “唉声叹气,怨声载道的,晦气。” LOFTER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有热度还不知足吗?有的人还没有呢。”


    “理儿是这个理儿,但是……” 写手哭个不停,“你给我十万多的粉,却只有两百的热度,二十的评论,我知道是我写得难看,大家手滑关注的我,只是忘了删,但是、但是,我还是难受呀……那天我醒来,看见六个评论的红点,差点乐疯了,结果一打开,是两个粉丝在下面聊起来了…………”


    写手不停地在袖子上抹着鼻涕眼泪,哭声憋回去了又开始打嗝,那模样别提多凄惨了,她抽抽啼啼地又开了口:“难不成你给我的,都是僵尸粉吗?”


    “怎么可能?” LOFTER不自然地动了动脖子,想把她赶走,“一边玩去。”


    “是了,我知道不是,但只有每次我哭丧,说着这篇不想写了的什么,粉丝才会冒出来,送我评论喊着不要弃啊还有人,只是懒得评而已,或者是我发脑洞的时候,接连着鱼贯而出递笔,笔我接过来了,可一转眼人又都没了,我是做错了什么吗?”


    LOFTER没接话,一时间房间里只有电视的声音。


    “而且……” 写手偷偷抬眼看了她一眼,“你还限我流。”


    “放你妈的狗屁!” LOFTER这下彻底怒了,“老娘什么时候限过流?你给我说句公道话,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大成这样,你倒是反了天了,回过头来诬陷我限流!真是……真是……”


    LOFTER气得双手一个劲地发抖,她站起来,在屋子里来来回回打转,每一步都踏得又重又狠,像踢在写手身上一样。写手吓得缩成了团,只敢从指缝里看她,但她真的是饿得不行了,八个小时只给她五千的阅读量,就算是再小的孩子也吃不饱啊!但LOFTER又死活不承认她饿着她了,嘴里碎碎地骂着,还说限流只是隔壁微博家才好干的事,她对她这么好,怎么可能限她的流。


    但证据明晃晃的啊!大家都看不见她!


    她开始认真地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才会这样。


    LOFTER还在骂,随缘那家探出头来看了她们一眼,很快又把窗子关上了。


    “你这个白眼狼……真是没良心……”


    于是今晚这顿,LOFTER又减少了她的阅读量,写手彻底要被饿死了。

看到自己贺文热度,再看看我的汉化的热度,呵。


我想死。


今天是我丈夫生日//

顺便跟各位说说我目前梦的对象们和他们在我心中是怎样ㄉ存在。


 名柯

萩原研二/老公

景光/男友


スタマイ

朝雾司/男友


茜色

坂本龙马/丈夫


【圣遥段子】Pocky Day

阅前:

1.OOC抱歉,以昨天和叶子对戏内容扩写。

2.现世同居交往设定,两人以「遥斗さん」和「圣生くん」互称。

3.多对话,雷自避。

4.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啰。


「遥斗さん,你看。」大外从身后拿出一盒pocky。


阿鸟从电脑萤幕前抬起头,匆匆瞥一眼,然后又埋首面对下周开会要使用的年度报表文件。 「啊……,又有同学送你吃的了?你先放柜子,等等我有空再吃。」


「欸?好……。等等,这是我自己买的啦!」


闻言,阿鸟起身走至大外面前。

用手背覆盖他的额头。 「奇怪……?没发烧啊?」


大外有些不耐烦了。 「是Pocky Day!Pocky Day!」


「Pocky Day?」阿鸟歪头思考。 「那是、什么?」


大外这才明白——阿鸟不是在装傻,而是真傻!

但还是很可爱。


「遥斗さん不知道Pocky Day的游戏吗?」阿鸟摇头。 「那……,我跟您简单讲下规则吧?」


「首先,闭眼并噘起嘴 。」


「似(是)仄(这)……。」阿鸟毫无戒心地立马照做,发音也因为噘嘴显得十分不标准,但尚未说完,便被大外强吻上。


阿鸟慢了几拍才发现自己被骗。

发现后,他立马推开大外。


大外眼带笑意。 「作为您方才误会我发烧的惩罚呦。」


【完】


【万千段子】Pocky Day

阅前:

1.OOC抱歉。非常有病搞笑向。结束在很奇怪的地方。时间轴是在旧Re:vale时期。

2.多对话,雷自避。

3.以中文互称。

4.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啰。


「万,那是什么?」千指着万手里的包装袋。


「欸?千你不知道吗?」万理从袋内抽出一根,便将整袋递给千。 「这是pocky。」


「pocky?能吃吗?」


「你要单纯吃也是可以啦,不过我想跟你用玩的。」

于是万理坐在千的旁边,开始以手上那根pocky开始讲解游戏规则。


「……大概这样!那我们开始吧!咦?」因为手上那根在讲解时已经「壮烈牺牲」,万理于是想将手伸进袋内,拿一支新的出来,然而,袋内只有空气。 「不会吧?千你吃完了?」


「嗯对啊。」千的眼珠子咕噜转了一圈后问:「这种饼干叫什么名字啊?」


【完】


【萩松萩段子】Pocky Day

阅前:

1.OOC抱歉,自设警校已毕业,同居交往中。

2.多对话,雷自避。

3.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啰。


「松田、松田、松田、……松田!」


正在看书的松田本想看完这一页再做回应,无奈身边那人实在太吵,让他无法专心,于是他索性夹上书签,「干嘛?」


「欸,不要生气啦。」萩原顿了顿。 「我们来玩这个!」从身后​​拿出一包pocky,继续说道:「输的人要实现赢的一个愿望。」


「哦?那我可以叫你闭嘴吗?」


「我很难过噢松田!」


「言归正传,谁先叼pocky?」


「当然是我!」


萩原叼着pocky,往松田嘴里送,眼见pocky越来越短。 「啪嚓。」


拿出一比,萩原输。

「唔,一个愿望啊……?」


「等等!」


「嗯?」


「刚刚不算,再来一次。」


「啊啊,又来了吗?」松田心想。 「又赖皮。」

与心里想的相反。手倒是伸进袋内,拿出一根pocky,「来?反正一定又是你输。」


「哈啊?才不会!」


——不过这样也不坏就是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