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祁芊月@萩原の女💚大外聖生💚

--请点开--

头贴图源:
Lofter@疏影暗香

封面图源:
监狱少年游戏截图

QQ欢迎扩列:2934984024(再跟我说声你是谁w)

【萩松】好啊

阅前:
1.OOC抱歉。
2.全捏造,是个不怎么开心的虐文。
3.多对话注意。
4.以上都没问题就开始啰。

那天之后,松田经常在思考一个问题:
「如果那时有回应他,那么一切,是否会不一样?」
可惜没有如果。
第一次回应,是在他的墓碑前。

——
「松田くん你怎么了?我帮你擦药吧!」

松田以「奇怪欸我跟你很熟吗?」的眼神打量萩原,站起身然后拍去身上灰尘,就径自回寝室。徒留萩原愣愣地站在天台。

回寝室后,松田翻出医药箱给自己上药。刚刚不接受那人的善意有很大的原因是他自己来就可以弄得很好。
但今天,有点不一样。

「嘶——!」松田表情狰狞。 「降谷那小子下手真够狠的……。」
很快地,他发现只有自己是不行的。
他看不到背部。而且更惨的是,每当试图以手去「探索」伤口时,总会拉扯到受伤处,而每拉扯一次,除了痛觉,更有汨汨鲜血在他的背恣意流淌。他不能去健护室——伤成这样,肯定会被质问。届时自己和降谷都难逃处分。

有个异想天开的想法在脑内成形,但随即被理智掐熄。
「那人应该不在天台了吧……?」

眼下最稳妥的办法,是跟室友求助。
连拨两个都无人回应,最后一个好不容易接了,但却在忙。跟他说明自己的急迫性后,他沉吟了一会儿说:「不然我叫我同学去帮你?他人挺不错的。」

「叩叩叩。」
意想不到的脸庞出现在门后。对方显然也挺讶异,不过旋即恢复笑容。 「我听景光说你伤的很严重。」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我叫萩原研二,请多指教。」

——
从警校毕业后,他们俩进入警视厅警备部机动队的爆裂物处理班。

一天。

「松田,」萩原清咳几声。 「我们结婚吧?」

「……。」
一阵名为「尴尬」的气氛笼罩两人。

「没、没事,随口说说而已,别当真哈!」

——
『呵,我要是死了,你就替我报仇吧! 』

「好啊,这个仇,就由我来报——。」

【完】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