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祁芊月@萩原の女💚大外聖生💚

--请点开--

头贴图源:
Lofter@疏影暗香

封面图源:
监狱少年游戏截图

QQ欢迎扩列:2934984024(再跟我说声你是谁w)

【CWTT20认亲文】

阅前:
1. OOC抱歉。原作剧情衍伸、警校高校时期捏造有。原创角色有。
2. 请视景光为姓氏。
3. 是两篇不怎么开心的虐文,对不起。 (注:两篇剧情独立)
4. 以上都没问题就开始啰。

【景零萩松】幸福

「萩原,说吧!你要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萩原毫不犹豫地回答。
「欸?这次不选大冒险啰?」松田一脸惋惜。
「不知道上次是谁出的大冒险害我被罚禁足。」
「做人要输得起。」松田回答。
「我没有输不……!」
「都给我闭嘴!」降谷说:「这轮是景光出题。」

松田期待地看着景光。景光搔搔脸颊说:「你所认为的『幸福』是什么?」
「嘁你怎么出这种烂……!」松田听完题目后大叫,但随即被降谷一瞪便闭上嘴,转了句话:「想都不用想,反正一定是在年度考试中赢过我吧?你上次『侥幸』时那副嘴脸哦,啧啧。」
萩原朝松田做了个鬼脸。 「才不是呢!而且上次我只是拿出『实力』你就输给我,是不是该反省一下啊?阵·平·君?」
「你……!」
「怎样!」
眼看两人又要杠起来,降谷赶紧出声遏止。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萩原,回答。」

「咳咳。」萩原做作地咳了两声后说:「嘛、我所认为的幸福就是我喜欢的人能明白我心意,仅此而已。」语毕,对着松田暧昧一笑。
虽然松田不明白那个笑的涵义,但他决定就这么无视,因为眼下显然有更重要的事。 「呦,藏很深耶!说,那人是谁?」
「你又没赢我,我有权保持缄默。」萩原撇撇嘴说道。
「不说就不说,谁会在乎影响你幸福的那个人是谁啊……。」松田嘟囔着。

「那……松田,你的『幸福』又是什么呢?」景光突然出声询问。
「咦?我的吗?……不对啊!我没有义务回……。」降谷凝视。 「咳咳我的话就是某人能一天不说话,让我的耳根子清静一下。」
「ゼロ你呢?」

「叮当叮当叮──!」(注1)
「等等!」萩原叫:「下一节是衫下先生的课,不能迟到的!」
「那我们比赛谁先回到教室?」松田提议。
降谷没有马上附和,他先看向景光。 「没事,之后有空再跟我说说你的答案。」降谷比了个「OK」的手势。

「不用比了,反正我肯定是第一个。」降谷对松田喊话。
「那可不一定……!」
「欸你怎么偷跑呢?」
──
组织覆灭后,某天台顶上。
降谷倚靠着一堵墙蹲坐下来,自言自语说:「ヒロ,我记得你以前问过我『对我而言,幸福是什么』。」
──我的幸福就是未来,我们还能并肩站在一起,守护这个国家的人民幸福。
但现在看来,我似乎得不到我的幸福了呢。或许,光是遇到你们,就已经透支我这辈子所有幸福。
【幸福 完】

【萩松】睹物思人

「呵。」松田阵平看着摩天轮内「禁止抽烟」的警示,轻笑出声。
「至少今天让我抽一支吧。」
──
松田的烟瘾是萩原传给他的。
他始终记得那天。他俩在厕所被呛得七荤八素;也记得后来被家长发现,跑到学校指名找萩原研二的家长,结果发现是自家老爸的顶头上司,于是一切装作没发生过。

后来的后来,每当他点燃香烟,总会忆起从前此时萩原总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跟自己「借火」。
「你的打火机呢?」忘在家中、没油、不见......。总之、各种理由都有。

然而都是借口。

「喂!你干什么?」松田又羞又气地瞪着萩原──这个在上一秒夺走他初吻的人。
一如既往的借火、一如既往地转头。一转过去,嘴中的烟即被对方取出。然后,
一吻落下。
萩原只是一个劲的笑,并没有回答松田的问题。
──
「呐、萩原,我可能无法履行和你的约定了。」
爆炸前三秒,松田如此叨念着。
【睹物思人 完】

【正文完】
(注1:该铃声为正式上课前的预备铃)

评论(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