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祁芊月@萩原の女♡

--请点开--

头贴图源:
Lofter@澪浠@好想睡觉

封面图源:
推特@yumehrmt163

QQ欢迎扩列:2934984024(再跟我说声你是谁w)

今天来推一本湯川さん和紺野さん的合本——青色の標本。各P数说明以下:
P1~5:湯川さん
P6~8:紺野さん
P9~末:作者讯息。

大概是萩原告白被拒,发文皮松田的故事

之后可能会作为出本题材,前提是找的到接商业稿的绘师

官方释出的实物照底座反了,一时脑热便生出了这个段子。

【松降段子】立牌之乱

阅前:
1.绝对的OOC。对话文。
2.非正规标点符号使用有。
3.没问题就开始啰。

(拍摄中)
「好的这是最后一件周边实物!」降谷从桌下拿出一套立牌。

「是有佐藤、高木、安室以及我的第八弹压克力立牌。」

「没错,镜头可以近一点……对。」

「呃呃呃……降谷,降谷!」
「干嘛?喂!」
松田指着从降谷手中夺来地立牌下方,「底座反了。」

降谷接过立牌想要拔起换回,却发现已经被黏死。
降谷脸色瞬间铁青。
此时他注意到录影机还在拍摄。
「拍什么拍!拍什么……!」

【断讯。 】

【萩松】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阅前:
1.OOC抱歉,私设高校时期。
2.全麻半糖去刀。
3.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啰。

自从那天,萩原问:「我可以跟你交朋友吗?」,已经快两年。明天就是毕业典礼。

刚开始,松田并不擅长回覆,萩原以通讯软体传来的讯息;现在的他知道该怎么做:已读。

最初,松田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萩原随时可能会从背后,伸至前面乱摸的手;现在的他会直接打下去。

至于那无数次曾经试图牵起自己的手,起初会下意识地拍掉、躲开。
已经会很自然的回握住,好比说:现在。

不知道跟萩原的「孽缘」会不会就此划上休止符。
时间或许就这么暂停在这一刻,也不错。

【完】

【松降】冤家路窄三十题之4.去你的我明明没错为什么要跟你一起罚站

阅前:
1.OOC抱歉,捏造高校时期。
2.多对话注意。
3.日文称谓如有错误欢迎告知。
4.以上都没问题就开始啰。

降谷和松田并排站在走廊。
降谷恶狠狠地瞪着松田。

——
上课时分。

突然有一团纸团落到景光桌上,他朝纸团飞来的地方望去——果不其然,是萩原传的。
他正比手画脚告诉景光:「传给松田。」

景光轻叹口气,喃喃自语道:「希望不会被看到啊……!」

松田拿到纸团摊开,写几个字,趁讲台上的先生转身写黑板时,便又揉成一团,扔回景光桌上。

——本该如此。

怎料纸团竟掉到降谷桌上。
「惨。」松田暗想不妙。

「松田くん,降谷くん。」突然被点名的松田,吓的往声音处看。
不知何时,在写黑板的先生,正死死的盯着他俩。 「出去。」

「哈啊?」降谷无法接受,他明明是受害者。 「可是……!」

「没有可是,不想上课就出去。」

「但是……!」

「……。」先生一脸你再狡辩就把你吞了。

于是降谷只好和松田罚站在走廊。
降谷恶狠狠地瞪着松田。
松田注意到视线后,转头面向降谷以口型说:
「哈哈,活该。」

【完】

【萩松】好啊

阅前:
1.OOC抱歉。
2.全捏造,是个不怎么开心的虐文。
3.多对话注意。
4.以上都没问题就开始啰。

那天之后,松田经常在思考一个问题:
「如果那时有回应他,那么一切,是否会不一样?」
可惜没有如果。
第一次回应,是在他的墓碑前。

——
「松田くん你怎么了?我帮你擦药吧!」

松田以「奇怪欸我跟你很熟吗?」的眼神打量萩原,站起身然后拍去身上灰尘,就径自回寝室。徒留萩原愣愣地站在天台。

回寝室后,松田翻出医药箱给自己上药。刚刚不接受那人的善意有很大的原因是他自己来就可以弄得很好。
但今天,有点不一样。

「嘶——!」松田表情狰狞。 「降谷那小子下手真够狠的……。」
很快地,他发现只有自己是不行的。
他看不到背部。而且更惨的是,每当试图以手去「探索」伤口时,总会拉扯到受伤处,而每拉扯一次,除了痛觉,更有汨汨鲜血在他的背恣意流淌。他不能去健护室——伤成这样,肯定会被质问。届时自己和降谷都难逃处分。

有个异想天开的想法在脑内成形,但随即被理智掐熄。
「那人应该不在天台了吧……?」

眼下最稳妥的办法,是跟室友求助。
连拨两个都无人回应,最后一个好不容易接了,但却在忙。跟他说明自己的急迫性后,他沉吟了一会儿说:「不然我叫我同学去帮你?他人挺不错的。」

「叩叩叩。」
意想不到的脸庞出现在门后。对方显然也挺讶异,不过旋即恢复笑容。 「我听景光说你伤的很严重。」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我叫萩原研二,请多指教。」

——
从警校毕业后,他们俩进入警视厅警备部机动队的爆裂物处理班。

一天。

「松田,」萩原清咳几声。 「我们结婚吧?」

「……。」
一阵名为「尴尬」的气氛笼罩两人。

「没、没事,随口说说而已,别当真哈!」

——
『呵,我要是死了,你就替我报仇吧! 』

「好啊,这个仇,就由我来报——。」

【完】

【萩松萩段子】Pocky Day

阅前:
1.OOC抱歉,自设警校已毕业,同居交往中。
2.多对话,雷自避。
3.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啰。

「松田、松田、松田、……松田!」

正在看书的松田本想看完这一页再做回应,无奈身边那人实在太吵,让他无法专心,于是他索性夹上书签,「干嘛?」

「欸,不要生气啦。」萩原顿了顿。 「我们来玩这个!」从身后​​拿出一包pocky,继续说道:「输的人要实现赢的一个愿望。」

「哦?那我可以叫你闭嘴吗?」

「我很难过噢松田!」

「言归正传,谁先叼pocky?」

「当然是我!」

萩原叼着pocky,往松田嘴里送,眼见pocky越来越短。 「啪嚓。」

拿出一比,萩原输。
「唔,一个愿望啊……?」

「等等!」

「嗯?」

「刚刚不算,再来一次。」

「啊啊,又来了吗?」松田心想。 「又赖皮。」
与心里想的相反。手倒是伸进袋内,拿出一根pocky,「来?反正一定又是你输。」

「哈啊?才不会!」

——不过这样也不坏就是了。

【完】

《言って。》这首真的好适合萩松啊……,尤其是「あのね、私実はわかってるの

那个啊 我其实早已明白

もう君が逝ったこと

就是 你已经去世了的事

あのね、わからず屋って言うんだろうね 忘れたいんだけど

我说啊 你说我总不懂人生世故 虽然我很想忘记这件事」

根本是松田萩原對唱吧QAQ

有兴趣务必听听看!

言って

说吧

あのね、私実は気付いてるの

那个啊 我其实已经察觉到了

ほら、君がいったこと

就是那个 你所说过的话

あまり考えたいと思えなくて

我不是很想考虑这些

忘れてたんだけど

所以以前忘记了这些

盲目的に盲動的に妄想的に生きて

盲目地 妄动地 妄想地活着 一直这样

衝動的な焦燥的な消極的なままじゃ駄目だったんだ

冲动地 焦躁地 消极地活着是不行的

きっと、人生最後の日を前に思うのだろう

在之前的话我一定认为那是人生最后的日子吧

全部、全部言い足りなくて惜しいけど

虽然就算说尽心中所想也说不够这一点很可惜

あぁ、いつか人生最後の日、君がいないことを

啊啊 哪天人生最后的日子到来 就将你已然逝去的事

もっと、もっと、もっと

更多地 更多地 更多地

もっと、ちゃんと言って

更多地 好好地 说出口

あのね、空が青いのってどうやって伝えればいいんだろうね

我说啊 天空的湛蓝该怎样才能传达给你呢

夜の雲が高いのってどうすれば君もわかるんだろう

夜空云朵的高阔该怎样才能让你也明白呢

言って

告诉我吧

あのね、私実はわかってるの

那个啊 我其实早已明白

もう君が逝ったこと

就是 你已经去世了的事

あのね、わからず屋って言うんだろうね 忘れたいんだけど

我说啊 你说我总不懂人生世故 虽然我很想忘记这件事

もっとちゃんと言ってよ

更多地好好地告诉我吧

忘れないようメモにしてよ

做出让我忘不掉的笔记吧

明日十時にホームで待ち合わせとかしよう

在明天十点于站台碰头吧

牡丹は散っても花だ

牡丹即使散尽 也是花的一种

夏が去っても追慕は切だ

夏天就算不留痕迹地离开 追慕也是让人心切的

口に出して 声に出して

快说出口吧 化作声音吧

君が言って

你说些话吧

そして人生最後の日、君が見えるのなら

然后 人生最后的日子 你要是能看见我的话

きっと、人生最後の日も愛をうたうのだろう

我一定也会在人生最后的日子讴歌着爱

全部、全部無駄じゃなかったって言うから

想告诉你 你所做的全部 全部都没有白费

あぁ、いつか人生最後の日、君がいないことがまだ信じられないけど

啊啊 就算人生最后的日子到来 我也仍然无法相信你已然逝去

もっと、もっと、もっと、もっと

再多点 再多点 再多点 再多说点

もっと、もっと、もっと、君が

更多地 更多地 更多地 你再

もっと、もっと、もっと、もっと

多说点 多说点 多说点 多说点话

もっと、ちゃんと言って

再多说点 好好地 说出口